我的心路歷程

邱世雄

外祖父被關了起來

我從小生長在基督教家庭,外祖父在日本佔據台灣時是教會牧師。母親說當時所有的台灣人,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,就是必須面向日本東京天皇所在的地方 向天皇下拜。外祖父拒絕如此做,因為他說他只能向創造天地萬物的上帝下拜,不能向人下拜(日本神道教相信天皇是太陽女神在地上的顯現)。

日本警察因此將外祖父關進了監獄。所幸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敗,台灣歸回中華民國,恢復了信仰自由。我於戰後出生。

繁星點點

母親從小帶著我們一家人每星期天上教堂。我有很美好的回憶:每逢聖誕節,總有熱鬧的慶祝活動、美麗的聖誕裝飾、卡片,還有粉紅色的可口糕餅吃。當 然,那時只是喜歡過節,普天同慶,熱鬧高興一番,對耶穌基督為甚麼降生、與我有何關係,自己並沒有好好思考所聽到的信息,心中也沒甚麼感覺。

約在大學四年級的一個夏夜,我站在家裡後院,偶然抬頭看到那繁星點點的夜空,越看越覺得奇妙,不禁暗想:「那美麗的太空外面是甚麼呢?而它外面的外面又是甚麼呢?」我忽然強烈地感覺到宇宙中必有上帝的存在。後來就向母親說想受洗,教會也給我施洗了。

回顧當時,我經由奇妙的夜空看到了有創造主的存在,正如聖經羅馬書一章1920節所說:「上帝的事情,人所能知道的,原顯明在人心裡,因為上帝已經給他們顯明。自從造天地以來,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,雖是眼不能見,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,叫人無可推諉。」

但是,從基督的信仰來說,我當時只能算是走對了一半;因為有些別的宗教也相信有創造主的存在,但不信耶穌基督。那時的我,對耶穌基督的救恩也不很清 楚。在教會裡,固然常聽到耶穌的名字,但是內心沒甚麼感受,生命沒有改變,行為也沒甚麼不同。記得在大學時,還因作弊被記大過一次,當時仍沒有悔罪的感 覺。

第一次迫切向上帝祈求

大學畢業服完兵役後,我來到美國讀研究所。剛開始幾個月,對學校的飲食很不習慣,例如我吃慣米飯,但餐廳只有馬鈴薯泥,一下子瘦了一、二十磅。在美 國無親無故,我真的慌了,第一次迫切向上帝祈求。以前在台灣時,牧師說我們一起來禱告,我就低頭閉眼,但心裡並沒有跟著祈求,那次是從心底向上帝迫切地祈 求了。我說:「祢若讓我身體健康,讀書順利,我就要事奉祢。」那時不認識真理,好像在和上帝做生意一樣。但上帝充滿憐憫,祂應允我的禱告,我的體重很快恢 復,還增加了幾磅,並且順利獲得獎學金,直到完成學業。

看到父親滿頭大汗

拿到學位以後,我找到工作,來到德州達拉斯上班。有一天晚上,偶然拿起以前在台灣大學時代寫的日記來看,忽然腦中顯出一個景象:就是在台北的一個夏 天,父親滿頭大汗地從外面開門進來,而我則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翹著二郎腿看報紙。不知怎麼的,我突然禁不住放聲大哭起來。那年夏天,兩個姊姊接連出嫁,一 個嫁到美國,一個嫁到日本,兩位姊夫都是留學生。父親是個胖子,已年近60,為了兩個女兒出嫁,在大熱天裡忙進忙出,而我當時只有19歲,年輕力壯,竟然 沒想到要幫爸爸一點忙。父親並沒要我做甚麼,可是為甚麼我沒主動要幫他呢?我看到了自己的虧欠。

我們一家在台北松山機場目送載著二姊的飛機飛上天空時,站在我旁邊的父親忽然心臟病發倒下了,就此離我們而去。我雖然從小很主動唸書,也常幫母親做 家務,從沒給父母惹過甚麼麻煩;但上帝讓我看到我也有罪,正如羅馬書三章23節所說:「因為世人都犯了罪,虧缺了上帝的榮耀。」我雖然沒有犯法,但聖靈光 照我,讓我看到自己的自私和不解親情,誠如羅馬書一章2832節所列人在罪中的本相:「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上帝,上帝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,行那些不合 理的事;裝滿了各樣不義、邪惡、貪婪、惡毒;滿心是嫉妒、凶殺、爭競、詭詐、毒恨;又是讒毀的、背後說人的、怨恨上帝的、侮慢人的、狂傲的、自誇的、捏造 惡事的、違背父母的、無知的、背約的、無親情的、不憐憫人的。他們雖知道上帝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,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,還喜歡別人去行。」想起這 些,我一個32歲的大男人竟然痛哭了起來,後來再也沒有如此哭過。那時我一直不停痛哭,感覺自己好像一個被拉緊的弓弦,越拉越緊,快要斷掉一樣。還好到半 夜時有人打電話來,我不認識那個人,也不記得對方講了甚麼,但我的哭泣倒是因此而止住了。

重生的喜樂

那晚,我的心靈好像被徹底洗滌,心中很感暢快,有說不出的平安與喜樂。這不就是基督徒所經歷的罪得赦免、脫離捆綁、重生得救的喜樂嗎?我對羅馬書五 8節所說的:「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,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。」這句話有了深切的體驗,我感覺自己的生命真正被改變了。

隔天早上,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台灣的母親,告訴她我要回台一趟。母親以為我要回去相親找對象,我說:「不是的,我是要回去到父親墓前向他道 歉。」回到台灣,去了父親的墓地之後,我就到基督教書店一口氣買了好幾十本書,有傳記類的,也有解釋聖經的,店員還問我是不是傳道人。當時我不是傳道人, 不過有如一個剛出生的嬰孩,胃口大開,如飢似渴地要喝那寶貴的靈奶。

在松山機場出境時,官員見我整個箱子都是書,以為我有思想問題(當時台灣還在戒嚴管制之下),將我帶到另一個官員面前受檢。我說明這些書都不是政治方面的書,乃是有關耶穌信仰的才被放行,這也算是一個有趣的時代插曲吧!

快跑跟隨主

回到美國,我開始有系統地研讀聖經並參與教會的服事,特別是傳福音的事工。然後成立家庭,工作15年後蒙上帝呼召,辭去電腦工作,進入神學院讀書,取得神學碩士之後全時間事奉,最近幾年都在一學院教宗教課程。上帝賜我們兩個女兒,都已大學畢業。

回顧過去,除了感恩還是感恩。特別要感謝那些一、兩百年前,遠渡重洋把福音帶到台灣的西方宣教士,以及外祖父和父母親,是他們在我的心裡撒下了福音的種子。

更要感謝滿有憐憫的上帝,當我向祂求告時,祂不但將所需的賜給我,更將最好的賜給我,就是祂的聖靈,領我認罪悔改,得蒙救恩,不再是一個掛名的基督 徒。正如基督耶穌所應許的:「我告訴你們,雖不因他是朋友起來給他,但因他情詞迫切地直求,就必起來照他所需用的給他。我又告訴你們,你們祈求,就給你 們;尋找,就尋見;叩門,就給你們開門。因為,凡祈求的,就得著;尋找的,就尋見;叩門的,就給他開門。你們中間作父親的,誰有兒子求餅,反給他石頭呢? 求魚,反拿蛇當魚給他呢?求雞蛋,反給他蠍子呢?你們雖然不好,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;何況天父,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嗎?」(路加福音 118-13

你也能確實得救

上帝願意人人都有機會悔改,不論你是甚麼背景,宗教的,政治的,種族的,是男是女,是貧是富,祂都不願看你繼續沉淪在罪中,甚至要面對將來末日的審 判。誠如聖經所說:「親愛的弟兄啊,有一件事你們不可忘記,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,千年如一日。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,有人以為祂是耽延,其實不是耽延,乃是 寬容你們,不願有一人沉淪,乃願人人都悔改。」(彼得後書3:8-9

每個人的心路歷程都不太一樣,不必像我雖然從小就聽到耶穌的名字,但到32歲才清楚救恩。有的人一聽到福音就謙卑自省,看到自己確實有罪,虧缺了上 帝的榮耀,就立刻向上帝承認;再聽到說:「上帝愛世人,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,叫一切信祂的,不至滅亡,反得永生。」(約翰福音3:16)就歡喜相 信,承認並接受耶穌為救主,得到釋放,脫離罪惡的捆綁,領受聖靈,重生得救了。

或許你覺得自己奉公守法,分明好好的,何來有罪呢?以前有一位留美博士回大陸時,被請去聽宋尚節博士(一九三〇年代中國知名的佈道家)的佈道會。他 聽到宋博士說要認罪才能得救,並說若不認為自己有罪,可向上帝祈求光照。他覺得很反感,想離開會場又不太方便,因為他坐在一排座位中間,於是他就決定試試 看,向上帝禱告。結果上帝讓他看到,他四、五歲時,有一天在客廳裡玩,不小心弄破了一個瓷器。母親聽到聲音,進來問是誰幹的,他指著女僕說:「是她!」上 帝讓他看到自己才幾歲就會嫁禍與人。他當即向上帝認罪,並且接受耶穌為救主。他的生命改變了,後來還成了傳道人。

朋友們,如果你對福音還有甚麼疑問,可請教信主的朋友、牧師,或研讀聖經等;最重要的是要以謙卑的心祈求上帝開你的心眼,能了解所聽、所讀和所看 的。主耶穌應許我們:「虛心的人有福了!因為天國是他們的……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!因為他們必得飽足……清心的人有福了!因為他們必得見上帝……。」(馬 太福音5:3-10)願所有的朋友們都早日同享主恩!

本文章轉載自《中信》 月刊第652

http://ccmusa.org/read/read.aspx?id=ctd20160802